我們在基督裡的新身份

229我們在基督裡的新身份

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稱基督徒為“同時的罪人和聖人”。 他最初在拉丁語simul iustus et peccator中寫了這個名字。 Simul在德語中表示“同時”,iustus表示“ fair”,et表示“ and”,peccator表示“ sinner”。 如果從字面上看,這意味著我們同時生活在有罪和無罪之中。 路德的座右銘就此而言是一個矛盾。 但是他隱喻地講話,並想解決一個悖論,即我們在地球上的上帝王國永遠不會完全擺脫犯罪的影響。 即使我們與上帝和好 (聖徒),我們沒有過像基督一樣完美的生活 (罪人)。 當路德表達這句話時,他偶爾會使用使徒保羅的語言來表明福音的本質是重複計算的。 首先,我們的罪歸罪於耶穌,我們的公義歸罪於我們。 這種信用的法律技術語言可以表達合法的內容,因此即使在適用對象的生活中不可見,也​​可以表達真實的內容。 路德還說,除了基督本人以外,他的公義永遠不會成為我們的財產 (在我們的控制之下)。 如果我們接受他的禮物,那是我們自己的禮物。 我們是通過與禮物的給予者團結在一起而得到這份禮物的,因為最終禮物是禮物本身,耶穌是我們的公義!當然,路德對基督徒生活的評價遠不止這句話。 即使我們同意大部分句子,但在某些方面我們還是不能同意。 德瓦爾·德萊頓(J. de Waal Dryden)在《保羅及其書信研究》雜誌上的評論對此作瞭如下解釋: (感謝我的好朋友約翰·科西(John Kossey)向我發送這些信息。):

[路德的]言語有助於總結一個原則,即正義的罪人是由基督的“外國”公義公正地講,而不是由個人,自己的固有正義來講。 這句話沒有證明是有用的,是當它有意識或無意識地成為成聖的基礎時 被視為(基督徒生活的)。 這裡的問題是不斷將基督徒確定為“罪人”。 名詞peccator不僅表明道德觀念變形或傾向於採取禁止行動,而且還定義了基督教教義。 基督徒不僅在行為上而且在性格上都是有罪的,從心理上講,路德的說法安撫了道德上的罪惡,卻保持了恥辱。 被稱義的罪人的自言自明的圖片,也公開地宣布寬恕,如果它代表對自我的深入了解,則恰恰破壞了這種寬恕,因為它明確地排除了基督不斷變化的元素。 這樣,基督徒就會有一種病態的自我形象,這種形象會被普遍的實踐所強化,從而將這種理解表現為基督徒的美德。 這樣,羞恥和自卑就被激發了。 (《重訪羅馬人7:律法,自我,精神,》 JSPL (2015),148-149)

接受我們在基督裡的新身份

正如德萊頓所說,上帝“將罪人提升到更高的水平”。 在與上帝的團結和團契中,在基督中以及通過聖靈,我們是“一個新生物” (哥林多前書2:5,17),並變了,這樣我們就可以在“神性”中獲得“份” (彼得2:1,4:XNUMX)。 我們不再是渴望從罪惡中解脫出來的罪人。 相反,我們是神的領養,親愛和解的孩子,他們已經轉變成基督的形象。 當我們接受基督中新身份的現實時,我們對耶穌和我們自己的看法就會發生根本變化。 我們了解,這不是因為我們的本性,而是因為基督。 不是因為我們的信仰 (始終未完成),但要通過耶穌的信仰。 請注意保羅在寫給加拉太教會的信中是如何總結這一點的:

我活著,但現在不是我,但基督住在我裡面。 因為我現在生活在肉體中,所以我信仰上帝的兒子,他愛我並為我犧牲了自己 (加拉太書2,20)。

保羅將耶穌理解為拯救信仰的對象和對象。 作為主題,他是積極的調解者,恩典的作者。 作為一個對象,他以我們完美的信念作為我們中的一員作答,代表我們並為我們這樣做。 是他的信念和忠誠,而不是我們的信念和忠誠,賦予我們新的身份,使我們與他同在。 正如我在幾週前的每週報告中所指出的:通過拯救我們,上帝並沒有清洗我們的背心,然後讓我們自己努力跟隨基督。 相反,通過恩典,他使我們能夠愉快地參與他通過我們所做的事情。 恩典,在我們天父的眼中不僅僅是閃爍。 它來自我們的父,他揀選了我們,給了我們禮物和應許,使我們在基督裡得到完全的拯救,包括稱義,成聖和榮耀 (哥林多前書1:1,30)。 我們通過恩典,與耶穌聯合,通過聖靈而得救,經歷了我們得救的每個方面。

以這種方式思考上帝的恩典最終改變了我們對一切的看法。 例如:在我的日常工作中,我可能正在思考我剛把耶穌搬到哪裡。 當我從我在基督裡的身份的角度重新思考我的生活時,我的思想轉變為一種理解,那就是我不想拖累耶穌,而是被召喚我加入他並做他所做的事。 我們思想上的這種變化恰恰是關於耶穌不斷增長的恩典和知識的全部。 隨著我們與他越來越近,我們分享了他所做的更多事情。 這是我們的主在約翰福音15章中所說的留在基督裡的概念。 保羅在基督裡稱其為“隱藏” (歌羅西書3,3)。 我認為沒有更好的地方可以隱藏,因為在基督裡只有仁慈。 保羅明白人生的目標是在基督裡。 留在耶穌裡會帶來一種自負的尊嚴和我們的創造者從一開始就為我們構想的命運。 這種身份使我們擺脫了上帝的寬恕而生活在自由中,不再生活在使人衰敗的恥辱和罪惡感中。 它也使我們自由地生活著某些知識,上帝通過聖靈從內在改變了我們。 那就是我們在恩典中真正在基督裡的真實情況。

誤解和解釋神恩典的本質

不幸的是,許多人誤解了上帝恩典的本質,並將其視為犯罪的免費門票 (這是反神主義的錯誤)。 矛盾的是,這些錯誤大多發生在人們希望將恩典和與神之間基於恩典的關係納入法律建構時 (這是法制主義的錯誤)。 在這個法律框架內,恩典常常被誤解為上帝對統治的例外。 寬限期然後成為不一致服從的法律藉口。 當以這種方式理解恩典時,聖經就將上帝視為一個愛他的父親並斥責自己心愛的孩子的聖經概念就被忽略了,而試圖將恩典納入法律框架是一個可怕的,致命的錯誤。 法律工作沒有正當理由,恩典也不例外,對恩典的這種誤解通常會導致自由,無組織的生活方式,這與耶穌通過聖靈與我們分享的基於恩典和福音的生活背道而馳,站立。

由寬限期修改

這種不幸的憐憫誤解 (帶有關於基督徒生活的錯誤結論)可能會安撫罪惡的良心,但它無意間錯過了變革的恩典-上帝在我們心中的愛可以通過聖靈從內而外改變我們。 錯過這個真理最終會導致內於恐懼。 從我自己的經驗來看,我可以說,基於恐懼和羞恥的生活是對基於恩典的生活的不好選擇。 因為這是上帝不斷變化的愛的生活,通過聖靈的能力與基督聯合,使我們稱義和成聖。 注意保羅對提多的話:

因為上帝有益健康的恩典已經在所有人面前顯現,並帶我們去紀律,我們拒絕不敬虔的存在和世俗的慾望,並審慎,公正和虔誠地生活在這個世界上。 (提多書2,11-12)

上帝並沒有拯救我們,只是讓我們獨自一人丟臉,不成熟,犯罪和破壞性的生活方式。 他以恩典救了我們,使我們可以生活在他的公義中。 恩典意味著上帝永遠不會放棄我們。 他繼續賜予我們與兒子共享和與父團契的禮物,並能夠將聖靈帶入我們心中。 它使我們變得更像基督。 恩典正是我們與上帝的關係。

在基督裡,我們是我們,我們將永遠是天父的摯愛兒女。 他要求我們要做的就是在恩典和關於他的知識的知識上成長。 我們通過學會不斷地信任他而在恩典中成長,通過跟隨他並與他共度時光,我們對他的了解也有所增長。 當我們以順服和敬畏的方式生活時,上帝不僅寬恕我們,我們還通過寬限期改變我們。 我們在基督里和通過聖靈與上帝的關係並沒有發展到我們似乎更少需要上帝和他的恩典的地步。 相反,我們的生活在各個方面都取決於他。 他通過徹底清洗我們使我們嶄新。 如果我們學會留在他的恩寵中,我們將更好地了解他,完全愛他和他的方式。 我們對他的了解和愛得越多,我們就會越有更多的自由體驗安息在他的恩典中,擺脫內,恐懼和羞恥。

保羅這樣總結:
因為靠著恩典,你是憑信心而得救的,而不是因你而得救的:這是上帝的恩賜,而不是出於行為,所以沒有人能誇耀。 因為我們是他的工作,是在基督耶穌裡創造的,目的是上帝為我們預先準備的好行為而行 (以弗所書2,8-10)。

我們不要忘記救贖和改變我們的是耶穌的信仰-他的忠誠。 正如給希伯來人的信的作者提醒我們的那樣,耶穌是我們信仰的開始和完成 來12,2)    

作者:Joseph Tkach


PDF格式 我們在基督裡的新身份 (第1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