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逃脫嗎?

有些人把它當作遊戲。 有些人匆忙或出於恐懼而這樣做。 有些人是出於惡意而故意這樣做的。 我們大多數人不時地這樣做,我們一直或隨機地這樣做。 如果我們做一些我們知道不正確的事情,我們就不會被抓住。

駕駛汽車時,這一點尤其明顯。 如果我在錯誤的一側經過這輛卡車,我能逃脫嗎? 如果我沒有完全停在“停車”位置,或者仍然開車行駛“黃色”,我能否逃脫? 如果我超過速度,我是否能夠逃脫-我畢竟很著急?

有時,我在做飯或縫製時盡量不要被抓住。 如果我使用其他香料或縫製錯誤,沒人會注意到。 或者,我嘗試多吃一塊未觀察到的巧克力,或者,希望我的懶惰藉口不練習不會被發現。

我們是否曾經嘗試過逃避屬靈的事情,希望上帝不會注意到或忽略它們? 顯然,上帝看到了一切,所以我們知道我們無法擺脫那樣的事情。 他的恩典不覆蓋一切嗎?

不過,我們仍在嘗試。 我們可以爭辯:我今天不祈禱可以逃脫。 或者:我通過說些小八卦或查看這個可疑的網站來逃脫現實。 但是,我們真的擺脫了這些事情嗎?

基督的寶血掩蓋了基督徒的罪過,過去,現在和未來。 但這是否意味著我們可以做任何我們想做的事情? 一些人在得知恩典並不是為了遵守律法而存在於上帝面前時,便提出了這個問題。

保羅在羅馬書6,1:2中以否定的答案回答:
«我們現在要說什麼? 我們應該留在罪中,以便恩典的措施可以充實嗎? 那很遠!» 恩典不是犯罪的許可證。 給希伯來人的信的作者提醒我們:“一切在我們必須說明的人眼前被揭露和揭露” (4,13)。 如果我們的罪孽與神的記憶一樣遠離東方的記憶,而我們的罪孽則與西方的東方相隔甚遠,那麼為什麼我們仍要對自己做個說明呢? 這個問題的答案是我記得在大使學院多次聽到的東西:“態度”。

“我能讓自己擺脫多少?”這是不是一種取悅上帝的態度。 當他制定拯救人類計劃時,這不是他的態度。 耶穌去十字架時,這不是耶穌的態度。 上帝奉獻並繼續奉獻-一切。 他不是在尋找捷徑,最低要求或當前正在穿越的道路。 他對我們的期望還不到嗎?

上帝要我們看到一種慷慨,充滿愛心並且經常付出的奉獻態度,超出了必要的範圍。 如果我們度過一生並試圖擺脫各種事情,因為恩典涵蓋了一切,那麼我們將不得不給出很多解釋。

作者:Tammy Tkach


PDF格式我能逃脫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