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的奇蹟

418重生的奇蹟 我們為重生而出生。 經歷人生中最大的改變-一種精神上的改變,這是您和我的命運。 上帝創造了我們,以便我們可以分享他的神聖天性。 《新約》談到了這種神聖的本質,認為它是一種消滅人類罪惡污穢的解決者。 我們所有人都需要這種屬靈的淨化,因為罪惡已經從每個人身上奪取了純潔。 我們都是同一幅畫,這些畫已經有數百年曆史了。 就像一部傑作被一層多層的塵土覆蓋著,我們罪惡的殘影也籠罩了這位全能大師的初衷。

藝術品修復

與臟畫的比喻應該使我們更好地理解為什麼我們需要精神上的淨化和重生。 在羅馬梵蒂岡西斯廷教堂的天花板上,我們以米開朗基羅的風景畫為例,展示了一個受損藝術的著名案例。 米開朗基羅 (1475年至1564年)始於1508年33歲的西斯廷教堂的藝術設計。 在短短四年多的時間裡,他在接近560平方米的天花板上創作了許多帶有聖經場景的畫作。 摩西書中的場景可以在天花板下找到。 米開朗基羅的擬人化是一個著名的主題 上帝的代表(仿照人的形像):伸向第一個人亞當,上帝的手和手指的手臂。 幾個世紀以來,天花板壁畫 (由於藝術家在新鮮石膏上作畫而被稱為壁畫)損壞,最後被一層灰塵覆蓋。 隨著時間的流逝,它會被徹底摧毀。 為了防止這種情況,梵蒂岡委託專家進行清潔和修復。 這些畫作的大部分工作是在80年代完成的。 時間在傑作上留下了印記。 幾個世紀以來,灰塵和煙灰嚴重破壞了這幅畫。 甚至濕​​氣(雨水已從西斯廷教堂的漏水屋頂滲入)也造成了嚴重破壞,並使藝術品嚴重褪色。 然而,自相矛盾的是,也許最糟糕的問題是幾個世紀以來為保存這些畫作所做的嘗試! 壁畫已塗上動物膠清漆,以減輕其變暗的表面。 短期的成功原來是要彌補的缺點的擴大。 各種清漆層的腐爛使天花板油漆的渾濁更加明顯。 膠水還導致繪畫表面收縮和翹曲。 膠在某些地方脫落,從而使彩色顆粒也鬆動。 然後委託繪畫修復的專家們對他們的工作非常謹慎。 他們使用了凝膠狀的溫和溶劑。 通過使用海綿輕輕去除凝膠,煙黑變黑的花粉也消除了。

就像一個奇蹟。 陰暗的壁畫又恢復了生命。 米開朗基羅的表述得到了刷新。 從他們身上輻射出光輝與生命。 與之前變暗的狀態相比,清洗後的壁畫看起來像是新作品。

上帝的傑作

米開朗基羅創作的天花板畫的修復是從神的罪惡中人類罪惡的精神淨化的恰當比喻,主要創造者上帝創造了我們,這是他最寶貴的藝術品。 人類是按照他的形象創造的,應該接受聖靈。 可悲的是,由於我們的罪孽而對他的創造物的de污奪走了這種純潔。 亞當和夏娃犯罪並接受了這個世界的精神。 我們也在靈性上墮落,並被罪惡的污穢所沾染。 怎麼了 因為所有人都是罪,他們的生活違背了上帝的旨意。

但是我們的天父可以在精神上更新我們,而耶穌基督的生命可以通過我們所有人看到的光反映出來。 問題是:我們真的要做神打算與我們做的事嗎? 大多數人不想要這個。 他們仍然過著黑暗中罪惡醜陋的生活。 使徒保羅在給以弗所基督徒的信中描述了這個世界的屬靈黑暗。 他談到她的前世時說:“你也因過犯和過世而死,而這些過犯和罪過你曾經以這種世界的方式生活” (以弗所書2,1-2)。

我們也已經允許這種腐敗力量破壞我們的本性。 正如米開朗基羅的壁畫被羅斯蓋住和污損一樣,我們的靈魂也變得黑暗了。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如此迫切需要我們為上帝的本質留出空間。 他可以洗淨我們,消除罪惡的敗類,在精神上煥發光芒。

續訂圖片

新約聖經解釋了我們如何在精神上重建。 它提供了一些適當的類比來闡明這一奇蹟。 正如有必要將米開朗基羅的壁畫從污垢中解放出來一樣,我們也必須在精神上進行清洗。 而聖靈可以做到這一點。 他從我們罪惡性的污穢中洗淨了我們。

或者用保羅的話來說,這是對基督徒說了幾個世紀的話:“但是你被洗淨了,你被聖化了,你已經被主耶穌基督的名稱義了” (1 Cor 6,11)。 這清洗是救贖的舉動,被保羅稱為“聖靈的重生與更新” (提圖斯3,5)。 割禮的隱喻也很好地代表了這種罪惡的消除,清洗或根除。 基督徒被割禮了。 我們可以說上帝通過外科手術拯救了我們,使我們從罪惡的癌症中解脫出來。 罪的這種割裂-割禮是精神上的寬恕。 耶穌通過徹底的贖罪使他的死成為可能。 保羅寫道:“他使你與他同活,你死在罪孽和肉體的割禮中,並赦免了我們所有的罪孽” (歌羅西書2,13)。

新約聖經使用十字架的象徵來表明我們有罪的人是如何通過殺死自己而被剝奪一切權力的。 保羅寫道:“我們知道我們的老人與他[基督]一起被釘死在十字架上,這樣罪惡的身體就可以被銷毀,從而我們不再服侍罪惡了。” 羅馬書6,6) 當我們在基督裡,罪就在我們裡面 (即我們有罪的自我)被釘死,或死亡。 當然,世俗的人仍然試圖用罪惡的污穢掩蓋我們的靈魂。 但是聖靈保護我們,使我們能夠抵制罪惡的吸引。 通過基督,他通過聖靈的行為使我們充滿了神的存在,我們從罪惡的至高無上被釋放了。

使徒保羅使用葬禮的隱喻來解釋上帝的這一舉動。 葬禮反過來又像徵性地複活了,現在像徵著新生的“新人”代替了有罪的“老人”。 是基督使我們的新生活成為可能,他不斷給予我們寬恕並賦予生命力量。 《新約》將我們舊自我的死亡以及我們的恢復和象徵性複活與重生的新生命進行了比較。 conversion依之時,我們在精神上重生。 我們被聖靈重生,重生。

保羅讓基督徒知道:“上帝因他的極大憐憫,通過耶穌基督從死裡復活而重生了我們一個活潑的希望” (彼得前書1)。 注意動詞“ reborn”是完美的。 這表明,這種改變發生在我們基督徒生活的開始。 當我們悔改時,上帝就住在我們裡面。 這樣,我們將被重新創建。 耶穌,聖靈和父住在我們裡面 (約翰福音14,15:23) 當我們-作為精神上的新人們-converted依或重生時,上帝就會搬進我們的家。 如果父神在我們裡面作工,聖子和聖靈也同時在我們裡面作工。 上帝激勵我們,使我們免於罪惡並改變我們。 而這種恩賜是通過悔改和重生而賜給我們的。

基督徒如何信仰成長

當然,重生的基督徒-用彼得的話來說就是-“像新生嬰兒”。 他們必須“渴望餵飽他們的明智,響亮的牛奶”,這樣他們才能在信仰上成熟 (彼得前書1)。 彼得解釋說,重生的基督徒會隨著時間的流逝獲得洞察力和精神成熟。 他們“在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恩典和知識中成長” (彼得前書2)。 保羅並不是說對聖經的廣泛了解使我們成為更好的基督徒。 相反,它表示需要進一步提高我們的屬靈意識,以便我們能夠真正理解跟隨基督的意義。 聖經意義上的“知識”包括其實際實現。 它與使我們更像基督的挪用和個人認識齊頭並進。 基督教信仰的增長不應從人格形成的意義上來理解。 我們在基督裡生活的時間越長,也不是聖靈精神成長的結果。 相反,我們通過已經固有的聖靈的工作而成長。 上帝的本性來自恩典。

我們通過兩種方式獲得證明。 一方面,當我們領受聖靈時,我們就被稱義或經歷了命運。 從這一角度來看,稱義是一口氣完成的,而基督的贖罪使之成為可能。 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我們也經歷了稱義,即基督住在我們裡面,為我們敬拜上帝和在祂的事奉中作準備。 當我們悔改時,耶穌把我們帶入我們的家時,上帝的本質或“品格”已經賜給了我們。 當我們悔改並相信耶穌基督時,我們就會得到聖靈加強的同在。 我們的基督徒生活正在發生變化。 我們學習使自己更多地受到我們已經固有的聖靈的啟發和增強。

上帝在我們裡面

當我們在精神上重生時,基督通過聖靈完全生活在我們裡面。 請考慮一下這意味著什麼。 人們可以通過基督的行動經歷改變,基督通過聖靈居住在他們裡面。 上帝與人類分享他神聖的本性。 這意味著基督徒已經成為一個全新的人。

«如果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一個新生物; 保羅在哥林多前書2:5,17中說,舊的過去了,新的已經過去了。

基督徒從精神上重生,呈現出新的形象-我們的創造主上帝的形象。 您的生活應該是這種新的精神現實的一面鏡子。 這就是為什麼保羅能夠給他們指示:“不要讓自己與這個世界相提並論,而要通過更新思維來改變自己……” 羅馬書12,2) 但是,我們不應認為這意味著基督徒沒有犯罪。 是的,我們從一個時刻改變到了下一個時刻,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們是通過接受聖靈而重生的。 但是,一些“老人”仍然存在。 基督徒犯錯誤和犯罪。 但是他們沒有習慣性地沉迷於罪惡。 他們必須不斷得到寬恕,並擺脫罪惡。 因此,精神更新被視為基督徒生活過程中的一個連續過程。

基督徒的生活

如果我們按照上帝的旨意生活,我們就更有可能跟隨基督。 我們必須準備好每天放棄罪惡,並順服上帝的旨意。 在我們這樣做的時候,由於基督的獻血,上帝不斷地洗淨我們的罪孽。 我們在基督的血腥衣服上在精神上被洗淨了,這代表著他的贖罪。 靠著上帝的恩典,我們可以生活在屬靈聖潔中。 通過在我們的生活中做到這一點,基督的生活就在我們發出的光中得以體現。

技術奇蹟改變了米開朗基羅的沉悶和受損的畫作。 但是上帝正在對我們執行更驚人的屬靈奇蹟。 它所做的不只是恢復我們沾染的精神世界。 他重新創造了我們。 亞當犯罪,基督原諒了。 聖經指出亞當是第一個人。 而《新約》表明,我們被賦予了與亞當一樣的生命,因為我們像他在世上一樣是凡人和肉體 (1 Cor 15,45-49)。

但是,創世記1說亞當和夏娃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創造的。 知道你是按照上帝的形像被創造的,這有助於基督徒了解他們已被耶穌基督拯救。 正如最初按照上帝的形像所創造的那樣,亞當和夏娃犯罪並被指控犯有罪。 最初創造的人犯有罪,結果造成了一個精神上受污染的世界。 罪惡污染了我們所有人。 好消息是,我們所有人都可以被寬恕並在精神上得到重建。

上帝通過他在肉身耶穌基督上的救贖工作,拯救了我們,拯救了罪惡:死亡。 耶穌的犧牲性死亡通過贖回因人類罪惡而將造物主與造物分離的東西,使我們與天父和解。 作為我們的大祭司,耶穌基督通過內在的聖靈使我們稱義。 耶穌的贖罪打破了罪惡的屏障,而罪惡的屏障打破了人類與上帝之間的關係。 但除此之外,基督通過聖靈的工作使我們同時感到高興,從而使我們與上帝聯合。 保羅寫道:“因為如果我們在仍然是敵人的時候因兒子的死而與上帝和好,那麼我們和好後,我們將被他的生命拯救更多” 羅馬書5,10)

使徒保羅將亞當的罪惡與基督的寬恕相提並論。 起初,亞當和夏娃允許罪惡來世。 他們因虛假承諾而失敗。 因此,她帶著所有的後果來到了世界,並擁有了它。 保羅清楚地表明,上帝的懲罰跟隨了亞當的罪惡。 世界陷入了罪惡,所有人犯罪並淪為死亡的獵物。 不是別人為亞當的罪而死,還是他將罪傳給了他的後代。 當然,“肉體的”後果已經影響了子孫後代。 亞當是第一個對罪惡可以自由傳播的環境的起源負責的人。 亞當的罪孽為進一步的人類行動奠定了基礎。

同樣,耶穌的無罪生活和他為人類罪孽所願意的死,使每個人都有可能在精神上與上帝和解並與他團聚。 保羅寫道:“由於獨一者的罪過,死亡已經通過獨一者統治了,那些接受恩典和正義的恩賜的人將通過獨一者統治著生命,耶穌基督» (第17節)。 上帝通過基督和解了有罪的人類。 除此之外,我們藉著聖靈藉著基督的能力而得到了我們,在神的應許下作為神的兒女在靈性上重生。

耶穌談到義人將來的複活時說,上帝“不是死者的神,而是活人的神” (馬可福音12,27)。 但是,他所說的人不是活著的,而是死了的,因為上帝有能力實現他的目標,即死者的複活,所以耶穌基督說他們是活著的。 作為上帝的兒女,我們可以期待基督復活時復活。 我們現在也得到了生命,就是在基督裡的生活。 使徒保羅鼓勵我們:“ ...以為您已經死於罪惡,並在基督耶穌里活了神” 羅馬書6,11)

保羅克羅爾


PDF格式重生的奇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