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教堂,重生

014教會重生 在過去的十五年中,聖靈以對世界各地尤其是其他基督徒的教義理解和敏感性的空前增長,祝福了世界各地的上帝教會。 但是自從我們的創始人赫伯特·W·阿姆斯特朗去世以來,變化的程度和速度令支持者和反對者都感到驚訝。 值得停下來思考我們失去了什麼和我們贏得了什麼。

我們的信仰和實踐是由牧師約瑟夫·瓦卡(Joseph W. Tkach)領導的 (我的父親)繼任阿姆斯特朗先生後就一直在接受審查。 在我父親去世之前,他使我成為繼任者。

我感謝父親介紹的以團隊為導向的領導風格。 我也感謝那些站在他身邊並在我們服從聖經的權威和聖靈的工作時繼續支持我的人們之間的團結。

我們對舊約的法學解釋的痴迷,對大不列顛和美國是以色列“英國以色列主義”以色列人民的後裔的信念,以及我們堅持認為我們的宗教團體與上帝有著排他的關係,我們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我們對醫學,對化妝品的使用以及復活節和聖誕節等傳統基督教節日的譴責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我們長期以來一直認為上帝是無數精神的家庭,人類可以在其中誕生,這一觀點被拒絕了,取而代之的是聖經中對上帝的準確觀點,上帝在三個人(父,子,聖靈)中永恆存在。

我們現在正在擁護和倡導新約的中心主題:耶穌基督的生命,死亡和復活。 耶穌為人類贖回的工作現在是我們主要出版物《平原真理》的重點,而不是對末世的預言。 我們宣布我們的主副受害者完全節儉,以免我們因罪而被判死刑。 我們僅憑信心就可以通過恩典教導救贖,而不求助於任何形式的工作;我們理解我們的基督徒工作是對上帝為我們所做的工作的啟發和感恩的回應-“我們之所以愛,是因為他首先愛我們”。 (約翰一書1:4)-通過這些行為,我們沒有任何條件的“資格”,也沒有強迫上帝為我們站起來。 正如威廉·巴克萊(William Barclay)所說:“我們為好的工作而得救,而不是好的工作”。

我父親向教會表達了聖經的教導,即基督徒是在新約之下,而不是舊約之下。 這種教導使我們放棄了以前的需要-基督徒將第七日安息日定為聖日,基督徒有義務遵守對利未記3和5百姓所吩咐的一年一度的days日。給予三倍的什一奉獻,並且不允許基督徒吃被《舊約》認為不潔的食物。

在短短十年內所有這些變化? 現在,許多人告訴我們,至少從新約教會成立以來,如此規模的深刻路線校正就沒有歷史可比性。

全世界上帝教會的領導和忠實成員對上帝的恩惠深表謝意。 但是我們的進步並非沒有代價。 收入急劇下降,我們損失了數百萬美元,被迫解雇了數百名長期服務的員工。 成員人數減少。 幾個派別使我們回到了先前的一個教義或文化立場。 結果,家庭失散,友誼被拋棄,有時充滿憤怒,傷害和指責。 我們深感難過,並祈禱上帝會給予醫治與和解。

不需要成員對我們的新信念有個人信條,也不需要成員自動採納我們的新信念。 我們強調了對耶穌基督的個人信仰的必要,並指示我們的牧師要對成員保持耐心,並理解他們在理解和接受教義和行政上的變化方面的困難。

儘管有物質損失,我們還是收穫了很多。 正如保羅所寫的,無論從我們先前所代表的利益中獲得什麼收益,我們現在都為基督的利益考慮傷害。 我們認識到基督及其複活的力量和苦難的共融,從而得到鼓勵和安慰,從而與基督的死等同,並從死裡復活 (腓立比書3,7:11)。

我們感謝基督徒基督徒-Hank Hanegraaff,Ruth Tucker,David Neff,William G. Brafford,以及Pazusa Pacific University,Fuller Theological Seminary,Regent College等人的朋友,他們在我們前進的過程中向社區伸出了援助之手真誠地努力跟隨耶穌基督。 我們的祝福是,我們不僅是一個小型的,排他的實體組織,而且是基督之軀的一部分,也是基督的身體,這是上帝的教會,並且我們將竭盡所能,幫助傳播耶穌基督的福音與全世界分享。

我的父親約瑟夫·瓦卡(Joseph W. Tkach)服從聖經的真理。 面對反對,他堅持認為耶穌基督是主。 他是耶穌基督的謙卑忠實的僕人,他允許上帝帶領他和世界各地的上帝教會發揚他的恩典。 通過依靠上帝的信心和熱切的祈禱,我們打算充分維持耶穌基督所定立的道路。

作者:Joseph Tkack